• <tbody id="kr0pg"><noscript id="kr0pg"></noscript></tbody>

        美媒:隨著中國新規,2萬億美元赴美上市大潮宣告結束

        時間:2021年07月19日 16:40:21 中財網
          7月10日,國家網信辦對大企業赴美上市的新規讓大洋彼岸的資本市場感受到了寒意。彭博社在19日的文章中稱,持續了二十多年的赴美上市大潮似乎要落下了,而香港,將會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盡管文章不出意外地力圖渲染中國的“管制”色彩,但文章也承認,中國政府正在積極推進證券市場的現代化,在中美關系緊張的大背景下,這一需求正變得日益緊迫。

          一些資本也不青睞那些總是想方設法“鉆空子”的中國企業。GW&K投資公司的一位經理表示:“我不會為那些希望繞開任何中國政府希望達成的目標的公司提供融資?!?
          2萬億赴美上市大潮落幕
          彭博社報道稱,二十年來,由于資本對中國這一全球增長最快經濟體的投資熱情高漲,再加上對資友好的監管環境,中國科技公司紛紛赴美上市,其數量已達數百家,價值更是到了2萬億美元。

          但是在7月10日,國家網信辦在《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第六條中規定:
          掌握超過100萬用戶個人信息的運營者赴國外上市,必須向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申報網絡安全審查。

          
          彭博社認為,這相當于給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IPO)的中國企業“敲響了喪鐘(death knell)”。文章援引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外籍教授保羅·吉利斯(Paul Gillis)的話稱:“五至十年內不太可能會有中國公司在美上市,可能只有少數大型公司會在美二次上市?!?
          報道將今天這一局面歸咎于滴滴不顧中國監管機構的反對強行赴美上市引發的沖擊波。對那些尚未上市公司的投資者而言,拿回資金的不確定性正越來越大,中概股指數較近期高點已下跌了近30%,華爾街也開始為利潤豐厚的承銷費生意枯竭做起了準備。

          為赴美上市,國內民企“鉆起了空子”
          彭博社稱,美國證券市場對于中國公司而言一直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從1999年的第一波開始算起,已經有400多家中國公司選擇在美國交易所上市,籌資超過100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科技行業。他們的股票后來從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牛市里獲益量多。

          以開創了這一大潮的香港“中華網”為例,他們的股票在上市首日大漲236%,創始人和投資者從中賺了不少錢,并為中國互聯網公司開辟了一條吸收外國資本的途徑。

          但相比于港企,內地民企想玩這套要面臨的障礙要大得多。為了繞開這些,他們同美方在可變利益實體(VIE)形式上達成妥協。以2000年上市,并開創了一種全新模式(新浪模式)的新浪(2021年退市)為代表,內地民企憑借這種復雜的公司結構轉變為外國公司( turned into foreign firms ),有了海外投資者可以購買的股票。盡管這套方案在法律上并不可靠,但在事實上一直被多方所默許。

          另一邊,中國政府并未放棄證券市場現代化的努力。1990年,中國重新開放股票市場;2009年,中國又在深圳推出了納斯達克式的“創業板”;2013年,中國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了直接購買內地股票的渠道;2018年,中國還推出了一項與美國存托憑證(ADRs)有競爭關系的中國存托憑證。

          2019年,科創板開板,彭博社將其描述為“最激進的舉措”。因為它最大程度的縮減了各類規定:不盈利的公司可以上市;首日價格波動上限取消,不成文的估值上限取消。其目的在于創造一種能夠讓中國科技公司減少對美國資本依賴的市場環境。

          
          科創板開板 圖片來源:海峽之聲
          報道認為,隨著中美關系自特朗普政府后期開始日益緊張,對證券市場現代化的需求正變得更加緊迫。特朗普政府曾推出過嚴厲的新規,如果中國公司拒絕向美國監管機構提供金融信息,它可能就會在幾年后被踢出交易所。

          香港成為受益者
          如今,隨著中國企業尋找更靠近本土、政治上更安全的替代場所,香港將成為受益者,借由香港二次上市的內地民企也有所增加。

          但彭博社認為紐約仍然更受中國企業的青睞:因為那里的IPO申請只需數周,而不是數月;它的流動性和估值也要強于中國的交易所。僅今年1年,中國公司就通過在美國首次發售股票籌集了130億美元。

          然而,滴滴備受爭議IPO似乎觸及了中國的底線?!都t色資本:中國的非凡崛起與脆弱的金融基礎》的作者卡爾·沃爾特認為,美國存托憑證的終結是不可避免的。對于已經在美國上市的那些公司而言,接下來發生什么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中國政府如何處理可變利益實體。知情人士預計新規將在一兩個月內出臺,香港正越來越成為一個可行的替代選項,其開放的市場和緊盯美元的匯率制度有助于人民幣的兌換。

          彭博社認為,持續了20年的赴美上市時代似乎結束在即,中國政府已就IPO一事放出明確信號。GW&K投資公司的一位投資經理表示,自己掌控的基金有一半都投在中國股市,對他而言,上市公司能否同中國政府站在一起真的很重要:
          “我不會為那些希望繞開任何中國政府希望達成的目標的公司提供融資?!?
        各版頭條